參考消息網1月11日報道 英媒稱,近日,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宣佈,網絡文學作者將實施實名註冊制,此舉使中國網絡文學市場再次成為大家關註的焦點。
  據BBC中文網1月9日報道,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來,隨著互聯網在中國迅速崛起,越來越多的網民開始通過互聯網發表自己原創的或者轉發小說,散文,詩歌,連載漫畫等文學作品。中國的網絡文學也應運而生。近年來隨著手機3G技術的覆蓋以及各種閱讀終端數碼產品的普及,中國網絡文學更是迅猛發展。隨著商業化對網絡文學的推進,中國網絡文學大有取代傳統文學的勢頭,朝著數字化、產業化和專業化的方向發展。
  普遍認為,1998年筆名為“痞子蔡”的蔡智恆在網絡上發表的原創小說《第一次親密接觸》,標志著中國網絡文學的誕生。近20年來,互聯網涌現了大批著名網絡作家,他們的代表作品各具特色,也紅遍網絡文學界。歷史題材有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青春愛情題材有落落的《不朽》和《須臾》,以及安妮寶貝的《薔薇島嶼》,唯美詩歌類有安意如的《人生若只如初見》,社會題材有六六的《蝸居》,科幻系列作品有南派三叔《盜墓筆記》等等。
  當紅網絡作家收入不菲。在2013年的中國作家富豪棒中,網絡作家雷歐幻象位列第四,其暢銷網絡作品《查理九世》的版稅竟然高達1780萬人民幣。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網絡文學使用率達48.7%,用戶規模達到2.6億人。其中,青少年是網絡文學的最主要的受眾群體,24歲以下的用戶比例高達 56.9%。而智能手機則是青少年網絡文學用戶的第一大閱讀設備,使用比例高達 67.2%。不僅如此,隨著網絡文學的蓬勃發展,中國學生們也越來越依賴網絡文學。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的數據統計顯示,對網絡文學有依賴感的用戶超過50%,其中49.8%的用戶認為網絡文學是娛樂方式的一種補充,會長期閱讀;有2.3%的用戶對網絡文學非常依賴,一天不看就感到難受。
  網絡文學不但內容上對學生有很大的吸引力,而且經常使用連載形式,弔讀者的胃口。一位中國高中男生說,他每天睡前都要用手機追看連載科幻小說,有的時候趕上停止連載,甚至急得睡不著覺。“我甚至給作者發過郵件催他快快更新連載” 。他說。
  報道稱,中國網絡文學涉及題材廣泛,內容相對自由,這是它相較於傳統文學圖書出版業的最大優勢。一位在倫敦讀性別研究的中國留學生也說,她從初中起就在“晉江網”上閱讀的原創耽美小說(即表現俊男之間的浪漫化同性戀題材文學作品),這讓她認識到了同性之間可以相愛,也是她之後選擇從事性別研究以及投身“同志運動”事業的初始動力。她說,“在網上可以讀到很多同性戀題材的小說。這和我的研究領域相關。而這些題材的作品基本上不可能在市面上出版發行。”
  但也不是所有學生都依賴網絡文學。有位學生網友表示:“不是‘穿越’就是‘宮鬥’,要不然就是不著邊際的鬼故事,探險什麼的,真無聊。”
  在中國網絡文學以及數字出版產業蓬勃發展的同時,中國網絡文學的發展過程中也出現了不少問題。比如作品良莠不齊,抄襲現象泛濫,整體質量偏低,侵權盜版嚴重,甚至一度出現了黃色小說盛行網絡的不良現象。
  教育界也表示了對有些學生過於沉溺網絡文學的擔憂。一位中國高中的語文老師指出,網絡文學的崛起確實對傳統經典文學造成了很大衝擊。他表示,他的學生中讀過“四大名著”這種經典文學作品的少之又少,反而郭敬明的《小時代》大受追捧。“我們的中學生如果每天都沉溺在男歡女愛,紙醉金迷的物質世界,或者沉迷於穿越時空的科幻故事中,很難做好功課。”
  一位高中體育老師也認為,學生們花大量時間泡在網上看小說,占據了本來屬於體育鍛煉的時間,這對學生的身體健康非常不利。
  曾經在盛大文學旗下紅袖添香網站網絡文學審讀部工作過的一位審讀員說,所有公開發表於紅袖添香網站的網絡文學作品都需要經過自動審讀軟件和人工審讀兩個程序。“標題要是有涉及政治以及黃色內容或者人身攻擊的詞彙直接就不能通過。”另外她還表示,她審讀過的網絡文學良莠不齊,有些作品質量不高,題材庸俗,有些專門通過性愛情節的細節描寫來吸引讀者。但也不乏上乘之作。
  事實上,自2014年4月至11月,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開展了“凈網2014”專項行動,關閉了包括廣東“煙雨紅塵”,浙江“翠微居小說網”,福建“91熊貓看書網”等在內的20多家網站。同時,言情小說吧,紅袖添香網,紅薯網,看書網,以及鳳凰讀書頁面也被要求臨時關閉,整頓後再開啟。
  不過,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播電視總局最新出台的《關於推動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1月8日),特別強調要“加強政策扶植力度,推動網絡文學和數字出版朝著健康方向發展”。但與此同時,也要依法規範市場秩序,對網絡文學進行嚴格管理。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網絡文學蓬勃發展
  
  【延伸閱讀】我國將培育一批網絡文學出版和集成投送骨幹企業
  新華網北京1月7日電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日前印發的《關於推動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我國網絡文學的發展目標是,用三至五年時間,使創作導向更加健康,創作質量明顯提升,運營和服務的模式更加成熟,培育一批網絡文學出版和集成投送骨幹企業,打造一批具有市場競爭力的品牌。
  《意見》指出,近年來,網絡文學迅速發展,廣受眾多文學愛好者及青少年喜愛。但同時也存在數量大質量低,有“高原”缺“高峰”,抄襲模仿、內容雷同,機械化生產、快餐式消費以及片面追求市場效益,侵權盜版屢打不絕,市場主體良莠不齊,管理規則不健全,市場監管不完善等突出問題。
  《意見》強調,網絡文學要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根本方向,緊跟時代發展,把握人民需求,始終把創作生產優秀作品作為中心環節,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把社會效益和社會價值放在首位,形成精品力作不斷涌現、優秀人才脫穎而出的生動局面,構建優勢互補、良性競爭、有序發展的產業格局。
  《意見》對現階段發展網絡文學重點任務作出了部署。《意見》指出,要提高網絡文學作品質量,建立網絡文學內容質量管理長效機制;完善網絡文學編輯人員管理機制,加強網絡文學編輯人員的職業道德教育和業務培訓;加快推動網絡文學作品登記識別、標識申領、存儲分類等作品管理技術標準研發,建立網絡文學作品編目系統、版權信息系統和社會公示及查詢系統;要充分利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以圖文、音頻、視頻等不同形式,對優秀原創網絡文學作品進行全方位、多終端化開發利用及傳播;鼓勵國有出版企業開展網絡文學出版業務,做大做強,引導社會資本以獨資、控股、收購、併購等多種形式參與網絡文學出版。
  《意見》提出多項推動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保障措施,包括開展網絡文學評論引導,逐步建立科學的網絡文學作品評價體系;加強版權保護,持續打擊網絡文學作品侵權盜版行為;規範市場秩序,加大對網絡文學傳播淫穢、色情等有害內容的打擊力度,整治擾亂市場秩序、侵害用戶利益等行為;加大政策扶持,爭取各級財政對網絡文學發展的扶持,完善相關出版基金和專項資金的支持方式,推動網絡文學出版等環節增值稅優惠政策的落實。
  (2015-01-07 18:06:09)
  
  【延伸閱讀】網絡文學呼喚正能量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張嘉佳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 陳雪蓮 發自北京
  10月15日,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在北京召開。與會人員中,除了文化領域的權威人士,還有兩位年輕的網絡作家,他們不僅出席了座談會,還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關照”。總書記先是在講話中間停下來向網絡作家問好,座談會結束後還走到他們面前,親切地說:“希望你們創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
  這段小插曲,讓網絡作家周小平與花千芳成為最近一周來的熱點人物。有觀點認為,這次網絡作家被點名,是中國文壇多年來將網絡文學體制化努力的一大成果:網絡作家也能參加中國最高級別的“文藝工作座談會”。而如果回到網絡文學本身,再盤點一下改編自網絡小說的《步步驚心》《風中奇緣》等熱播影視劇,你會發現,網絡文學的傳播和影響已經相當驚人。
  網絡文學“接地氣”
  從1998年《第一次親密接觸》讓中國網民初次接觸“網絡文學”以來,網絡文學以其類型化、視覺化、游戲化、大眾化的特點,深受廣大網友喜愛。在作家王乾看來,網絡類型文學是承接了五四新文化運動前的傳統,重新回到日常生活的文學。“網絡文學”用新鮮的想象力締造了一個嶄新的文學世界,並開創了一種全新的閱讀領域。
  而暢銷書作家陸琪則認為,相比那些閉門造車的傳統純文學,網絡文學更受大眾歡迎,走出了“象牙塔”,更“接地氣兒”。一般來說,如今流行的網絡文學作品中,微小說、小說等體裁最受歡迎,題材多涉及宮鬥、宅鬥等女性的各種勾心鬥角,男性網友則喜歡閱讀政治野史、武俠打鬥和奇幻類網絡小說。
  在廈門大學人文學院中文系教授黃鳴奮看來,當前,網絡文學本身已經形成兩個比較明顯的分支,一個主要以專業文學網站為依托、以虛構性小說為主流,在商業運作介入之後,才華橫溢的寫手以天馬行空般的想象占據了各大文學網站的排行榜。
  與此同時,隨著移動通信的普及,非商業性網絡文學變成廣大手機用戶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又形成了以即時通信服務為依托、以非虛構性作品為主的一個分支。後者已經隨著微博、微信等的應用滲透到千家萬戶,甚至結合圖片、音頻、視頻,即寫即發,是微敘事的好形式,滿足了人們對現實世界的關註,反映和傳達著豐富的人情世態。
  而這兩個分支中,都涌現出了優秀的網絡作家,其中,張嘉佳、桐華等人的出現就是例證。
  那些正當紅的網絡作家們
  現今,在青少年心中最紅的網絡作家無疑當屬張嘉佳。2013年,他將自己離婚後環球旅行的故事寫出來,每天晚上九、十點一篇篇地在網上發佈,博得無數點擊量。這些既痞氣又文藝的“睡前”愛情故事,於同年集結出書《從你的全世界路過》,面市6個月銷售超過200萬冊,併入選第五屆中國圖書勢力榜文學類十大好書。其中的一篇《擺渡人》,目前已經確定將被香港導演王家衛拍成電影。
  張嘉佳的文字以細膩情感見長,對於人生和愛情也有很多成熟獨到的見解。他早期的文字會有一種文藝青年的明媚感,有時會讓人覺得其中有一種絕望的情緒;但是後來的文字慢慢由華麗變得朴實。特別是這些睡前故事,每一篇到最後總能泛起一絲暖意,治愈了自己,也治愈了不少備受緊張城市生活壓抑的網民們。
  而且,正如《從你的全世界路過》責任編輯包包所說,張嘉佳的文字篇幅不長,符合快節奏的社會需求,讀者集中看完後很容易找到共鳴。
  而對女性網絡小說讀者來說,她們心中的“言情小說天后”則是桐華。
  她用細膩柔滑的文字成全了女人們對愛情最純粹的幻想,又用一種浸透的悲傷打破原本的幻想,讀者就在這樣矛盾的氛圍中感動著,驚嘆著……直至徹底臣服。她的作品比普通言情小說少了一絲纏綿悱惻,多了一股磅礴大氣的歷史背景,這讓愛情更顯得盪氣迴腸,引人入勝。
  桐華從2005年開始在網上寫小說,她的每部小說在網絡連載時都擁有超高人氣,並一本接一本被出版,成為暢銷書。
  有人將桐華與藤萍、匪我思存、寐語者並稱為內地網絡文壇新言情小說“四小天后”,事實上,桐華的作品受歡迎程度遠勝於另外三位,她連續兩年躋身中國作家富豪榜前20名的好成績便是明證。
  被網絡小說“承包”的影視劇
  不僅張嘉佳的小說被大導演相中,桐華的《步步驚心》、《大漠謠》、《雲中歌》與《被時光掩埋的秘密》等多部網絡小說,接連被改編成了影視劇,藉由影像的魔力再次征服讀者和觀眾。
  沒錯,隨著根據網絡文學改編的影視劇熱播,網絡文學頭插草標的歷史已一去不復返。
  甚至誇張點說,如今電視劇市場快被網絡小說承包了——除了《花千骨》、《風中奇緣》、《雲中歌》等受歡迎的歷史、奇幻題材電視劇,《杉杉來了》、《我是特種兵》、《致青春》等聚焦現實的作品也脫穎而出。
  今年,由網絡小說改編的電視劇呈井噴狀態,已製作完成的有16部,還有50部正在籌備中。
  此外,只用了短短5年時間,網絡小說影視改編權漲了10倍——從二三十萬元到兩三百萬元。本月中旬,在浙江舉行的首屆影視數字內容文化投資與版權交易會上,盛大文學與國內6家影視及演藝機構簽訂作品改編授權協議,6部原創網絡小說被樂視網等網站購得,總價近1000萬元,單本價格突破100萬元,其中《史上第一混亂》、《鬼吹燈》單價更高達200萬元。
  在盛大文學副總裁汪海英看來,影視作品改編權能破百萬甚至衝到二三百萬元,得益於這些年網絡文學為影視圈輸入的優質版權“反哺”了自身影響力。
  毫無疑問,從誕生到今天,網絡文學因為資本大規模介入而成為一個年產值超過40億的文化產業。此外,網絡作家知名度和社會地位也越來越得到提高。
  挖掘網絡文學的“精神能量”
  規模龐大了,水平難免會良莠不齊。打開一些所謂的主流文學網站,你會發現,其中的主打小說多是穿越、玄幻、武俠……抄襲模仿、千篇一律,而機械化生產、快餐式消費的問題,似乎也在網絡文學中表現得尤為突出。為了博讀者眼球,一些網絡作品大肆渲染暴力色情包括空泛的民族主義。
  有些網絡小說開始的定性就是商業創作,創作的第一元素就是迎合讀者群和原創網站的口味,這些擁有龐大閱讀群體的商業之作,也確實為文化商們帶來了滾滾的金錢。然而,這是網絡文學存在的目的嗎?網絡文學的正負能量該如何區分?
  黃鳴奮教授認為,網絡文學確實有一定的消極色彩,如追逐時尚、白日夢色彩過重、沉溺於幻想游戲等。但它的積極一面也不容忽視。不論是軍事小說中的英雄氣概,還是武俠小說中的人文思想,都有激勵上進、豐富人生的作用。
  人類社會中的能量之所以有正負之分,關鍵是不同的能量對人類文明發展起到的作用大為不同。“傳統文學之所以值得珍重,很大程度上因為它記錄了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時代的精神歷史,以‘正能量’推動著民族、國家、時代不斷前行。從這個意義上說,網絡文學的正能量敘事和文學的優良傳統一脈相承。”黃鳴奮說。
  作為深受公眾歡迎的一種網絡文化,網絡文學在凝聚社會共識、推進社會交流方面有很多可供挖掘的潛能,可以為傳播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發揮正面作用。
  “網絡文學弘揚正能量敘事的關鍵,在於改變商業性壟斷格局下的逐利導向。”黃鳴奮說。
  網絡文學的特色固然與“網絡”本身的特性有關,但更來自文學工作者、文學愛好者對網絡的創造性應用。網絡文學不應只是順應網絡平臺的增值衝動、擴容衝動、營利衝動,而應當努力在“賽博世界”與“虛擬空間”中建設我們自己的精神家園。
  “顯然,網絡文學要向著文體建構自覺努力,向著世道人心的精神建構自覺努力。”黃鳴奮總結道。
  【延伸閱讀】網絡文學在中國蓬勃發展
  參考消息網2月8日報道 中國網民數量超過5.1億,網絡文學正在中國蓬勃發展。
  美國《時代》周刊2月13日(提前出版)一期報道稱,中國從農民工到官員再到家庭主婦乃至警察都已經在網絡文學領域小試身手。數十萬業餘作家正在通過在網上發表系列小說而獲得不錯的收入。於曉明(音)曾經是上海的一名胃腸科醫師,閑暇時在網上發表以網絡游戲《魔獸世界》為靈感的小說。去年12月,30歲的於曉明辭去了工作,因為通過每天更新他的玄幻小說,他現在的收入是過去工資的兩倍(他以前的工資是每月1600美元)。一部網絡小說的售價可以低至30美分,而且讀者往往只需要為一本書的後半部分付費。然而,由於有超過2億的中國人利用手機、平板電腦和個人電腦閱讀網絡小說,因此加起來的錢還是很可觀的。
  報道指出,網絡文學的影響遠遠超出了虛擬世界。網絡小說的成功帶動了紙質版圖書的暢銷,改編之後的電視劇、電影和視頻游戲也創下紀錄。著名導演張藝謀拍攝的電影《山楂樹之戀》就是改編自一部網絡小說。將《步步驚心》搬上電視屏幕的香港導演李國立說:“我們一直在尋找新的故事,而互聯網是找到好故事的最佳地點。”
  就連政府也默認了網絡小說的重要性。2010年,官方機構中國作協開始將網絡小說納入其獎項的參評範圍——這是該組織第一次這麼做。
  網絡文學產生自上世紀90年代人們在網絡論壇上的靈感迸發。在那個時候,人們通過企業、大學和媒體集團建立的網上社區論壇上傳詩歌或短篇小說,並通過這些論壇傳播到全國各地。中國最受歡迎的網絡小說家之一徐磊說:“當我第一次上網,看到上傳的這些小文章時,我非常激動。我想,我為什麼不能也實現我的夢想?誰能阻止我?”徐磊以“南派三叔”為筆名,撰寫了一系列盜墓者的故事。
  然而,文章同時認為,受歡迎可以是一件危險的事情。絕大多數暢銷的網絡小說都有盜版——這是中國所有形式的媒體都會遇到的一個系統性問題。此外,如果小說作者沒有及時更新最新章節,失望的讀者往往會自己續寫。
  此外,永不滿足的讀者也會對作者更新構成很大的壓力。文學網站說,只有每天更新兩次才能留住讀者,三次更好。一旦讀者對一部小說失去興趣,要想把他們再次吸引回來幾乎不可能,因為有趣的故事太多了。
  (2012-02-08 19:59:00)  (原標題:中國網絡文學作品良莠不齊 外媒:將面臨更嚴格管理)
創作者介紹

劉華

uz79uzunn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